华丽的女王殿下

无所事事的腐仙女一枚。

第二章 神秘的包裹

「用珍贵的时间去恨一个人,只会让柔软的心慢慢变得残酷起来,就没有办法去感受生命的美好,也没有办法张开怀抱去爱别人。更没有办法,在向心爱的人去表达自己的心意。这对我来说比死亡更要可怕。」

———小记

“尼桑,今天工作辛苦了,”和泉一织轻敲门板,然后转动把手推门走进来,把门关上后,便随手把刚从外面便利店里买来的便当递给在休息的和泉三月的手上,并用眼神示意着他快点趁热吃掉。

“啊,炸鸡便当,一织,跑腿辛苦了,你也休息坐下来一会儿吧,毕竟当我的经纪人很累吧,你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黑眼圈都出现了,现在你完全没有一丝作为偶像的自觉性了。”和泉三月接过和泉一织递过来的便当,打开一看是这么豪华的便当时,表示很开心的样子,同时也抬头问向那个完全没有休息意思的和泉一织的身体状况。

“没有,完全没有这么回事了,尼桑,我觉得现在这样子很好,对我,还是对他来说……”和泉一织对自己哥哥和泉三月表示这是他自己自愿的决定,不在做偶像了。

“因为我已经决定不会再做偶像了,再回到从前,回到那个世界了,毕竟我已经再也没有勇气拿起话筒,说自己是偶像,是idolish7的和泉一织,我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舞台上,站在他的身边……”

和泉三月不愿意看到,也不愿意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和泉一织是自己弟弟,眼神里面就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似的,变得黯淡无光,毕竟他从小时候就是个做什么都完美的人,但现在的他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变成了一个喜欢逃避现实的人。

“一织,我应该对你说过,那件事情不光全是你一个人的错误,那时候我们也在场,在陆的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注意到陆的身体状况有什么不对劲的样子,所以我们有责任,所以和泉一织你不要再逃避现实了,躲进你的世界。小陆……七濑陆这个人类已经永远的从我们的身边,从idolish7消失了。”三月听见自己弟弟一织说的那些话后,突然非常生气的把手中的筷子拍在桌子上,从椅子上站起,迈开双腿快步走到和泉一织面前对他大声吼道。

“小陆他要是在天堂知道你说这些话的,一定会很生气的,要是如果他还活着的话,绝对会第一时间跳出来,跑到你面前反驳你的,就像以前一样……”

“尼桑,”和泉一织大声的打断和泉三月的回忆,“七濑桑已经不在了,我很理智,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这个世界的真理,可是我就是不能原谅我自己,原谅那个懦弱无能的和泉一织,就是因为我没有能拯救七濑桑的原因,他才会从我、我们的身边消失不见得,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那个一直都被称为完美高中生的大男孩终于泣不成声,在他亲眼目睹他爱的人、呵护的人,从他的怀里那副痛苦的样子离开人世时,世界暗淡了,也是从那一刻起照耀他世界的太阳消失了,更是从那天起开始在每每夜幕降临后都会让他看见七濑陆,觉得七濑陆一直在怪他,怪他没有救他,怪他没有遵守约定。

“一织……”

休息室内的空气突然凝结了,和泉三月看见自己弟弟这样,他却无法说出一句安慰他的话,顿时气氛也沉重起来了,剩下只有和泉一织无声的哭泣和和泉三月的叹气。

许久以后,两兄弟之间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正当一织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休息室里怪异的气氛。

“抱歉,尼桑,我有些失态了。”和泉一织拿过自己哥哥和泉三月递过来的手帕,擦擦脸上的泪水、鼻涕。

“没关系,一织,看你终于哭出来了,我也放心了许多,一直憋着也不是事,那你先平复一下情绪,我先去开门,看看是谁来了。”和泉三月摆摆手示意和泉一织不要太在意后,便转身快步走去开门。

和泉三月快步走到门前,抬手扶上门把手后向右转动打开门,就看见站在门后的是电视台内的工作人员时,一下子不由得疑惑起,难道是节目录制出了差错,还是什么原因。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是工作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是工作的事情了,只是电视台前几天收到一个包裹,其他工作人员拿快递的时候,看见包裹上面收件人写的是三月桑和您弟弟一织君的名字,所以就顺手帮你们签收了,没想到因为工作忙的原因,所以耽误了几天,这才想起来包裹的事,索性就给你们送了过来。”工作人员举着手中的包裹,向和泉三月连连道歉。

“是吗?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反正不关这么说都谢谢你,毕竟你们也是很辛苦的。”和泉三月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包裹,满脸笑容的送走了他。

“怎么了?尼桑。”整理好思绪的和泉一织转身就看到和泉三月正对着刚刚工作人员送来的包裹发呆,疑惑道,

“那个包裹,是谁寄来的?认识的人?”

“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是不是认识的人寄来的,因为寄件人姓名的那栏上没有写,寄件地址也是一样没有写。”

“这就奇怪了……”

“对了,”和泉三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刚才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什么话?”和泉一织问道。

「当集齐六个的时候,谜团就会解开,就会知道所有的真相。」

和泉一织表示先联系其他有可能认识或是跟他们一样收到神秘的匿名包裹,看看有没有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和泉三月点点头表示赞同自己弟弟和泉一织的提议,准备分头行动。

与此同时,这件奇异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其他地方,刚结束深夜电台工作准备回去宿舍的‘mezzo’面前;‘trigger’的公寓内、‘Re:vale’的事务所,以及远在冲绳拍戏的二阶堂大和面前,最后是在已经退出组合回到诺斯米亚的六弥ナギ(nagi)的身上,他们都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收到了一个由不知名的快递员送来的一份神秘的包裹。


当梦醒时分

第一章  消失的明星

「巨大灾难。

就好比恶魔、恶鬼与穷神的合体一般,

使人跌入绝望的深渊!」

                                       ————小记

“上月在东京巨蛋举办idolish7结成三周年演唱会,场面甚是壮观,他们的粉丝们在演唱会结束后都纷纷表示会继续支持idolish7,那么让我们继续期待他们今后的活跃表现吧……”

东京巨蛋后台呈现出一幅混乱的场面,idolish7的经纪人小岛游纺、和泉三月还有二阶堂大和两人一起正与工作人员疏散拥挤的街道,仔细看他们的脸上此时却丝毫没有一点为演唱会成功结束而感到任何喜悦感和兴奋感,有的只有满脸的惊慌失措的样子,要说为什么会这样的话,就是他们的主唱七濑陆突发疾病,就在演唱会结束后他们的面前毫无征兆的爆发了“定时炸弹”。

十分钟后,救护车终于通过拥挤的人群来到后台处:

“陆桑,坚持住,不要放弃!救护车到了,马上就可以到医院了!”

「抱歉,经纪人。」

“七濑桑,坚持住,不要放弃!我与你的约定还没有实现呢,所以一定要坚持下去!”

「抱歉,一织。」

“陆宝,坚持住,不要放弃!哥哥再也不会跟你开玩笑,所以睁开眼睛看看我们!”

「抱歉,大和桑。」

“陆,坚持住,不要放弃!我答应过你演唱会结束后,帮你做世界上最还吃的蛋包饭的,所以一定要好好的会到我们的身边!”

「抱歉,三月。」

“陆陆,坚持住,不要放弃!我会把国王布丁全都给你的,所以一定要恢复健康!”

「抱歉,环。」

“陆君,坚持住,不要放弃!你一定会没有任何事的,一定!”

「抱歉,壮五桑。」

“陆,坚持住,不要放弃!我们还要一起看可可娜呢!”

「抱歉,ナギ(nagi)。」

“呜呜~~呜呜~~”

「抱歉。经纪人、大家,还有天尼,我食言了,对不起!」

手术中……

“今日于10月16日上午十点,小岛游事务所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旗下偶像艺人团体组合‘idolish7’的主唱七濑陆,并同时于今日宣布退出组合,从偶像界隐退……”

现在外面的各大报社都在疯狂报道有关于idolish7主唱七濑陆突然宣布从偶像界隐退,以及七濑陆在记者招待会上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的消息,一时间让所有七濑陆的粉丝无法接受事实,统统在网络上发出质问、怀疑,更多的是对七濑陆的不舍。

Idolish7宿舍:

九条天怒气冲冲地敲响宿舍的大门,看见来开门的人是和泉一织后无视后面从来的路上一直叫他冷静下来的两人,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手臂,挥舞着拳头毫不留情地打向了黑发少年的腹部。

“咚……嘭……”

精神失常的和泉一织被自家哥哥打发来开门时,还未看清楚是谁的情况下就被站在宿舍门前已经理智全无的九条天一拳打倒在地上,在他感到腹部的疼痛时,才反应过来咬咬牙像是不会说话的孩子一样,艰难的张嘴喊出:

“九条……桑。”

“那孩子一直都很信赖你们这群队友,希望可以带领你们超越我们、超越Re:vale的前辈们,看到陆在说那些话时,我能感受到他眼中散发着光芒,意识当初那个一直向我撒娇的孩子,被我保护的孩子终于长大了,我一直以为有你、有你们在陆的身边的话就不会出事的,会很开心。但是万万没想到会被告知陆出事了,就这样永远从我的面前消失,永远都不会再睁开双眼……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应该从一开始尽力阻止陆进入这边的世界,这样那孩子就会活得好好的。全部都是你们的错,如果不是你们,陆就不会……呜呜……”九条天说完话时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当他从自己队长八乙女乐那得知自己弟弟竟然会在演唱会结束后的最后一刻突发疾病被救护车紧急送入医院。

让那个一向以冷静为著名的九条天慌了。

在听到陆进医院的时候,九条天满脑子都是小时候陆发病时那孩子痛苦不堪的样子,就像是溺水的人不断地挣扎着求救似的,第一次让年幼无知的的他感到生活的脆弱,也是他第一次害怕双胞胎弟弟七濑陆会从他面前消失不见。

最后他昏倒了,醒来时被告知七濑陆,他的弟弟就在他昏迷后去世了。

他不相信,也不想相信,更不想承认弟弟的离世。

但他亲眼看到那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像是睡着似的躺在冰冷的停尸房时,他彻底奔溃了,戴了多年的偶像面具、偶像包袱终于在那一刻破裂,放声大哭了起来,持续很久,也就在那一天他的弟弟七濑陆,一直支持着他的精神支柱崩塌了,永远的消失了。

和泉一织被九条天那毫无理智的行为吓到了,他忍着痛抬眼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那张精致的脸蛋一直都是挂着淡淡的微笑,不失亲切,宛如坠入凡尘的天使似的。

可现在却布满了泪痕,以及哭到双眼红肿后的粉瞳,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提醒着他,提醒着他们,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他和九条天永远都是性格不合的冤家,一直在吵架,互相看不顺眼,那个人就是在他们的中间的调和剂,现在却再也没有了,闭上眼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让他很是绝望无助,此时面对九条天却无法开口理论,只能无力的喃喃道:“对……不起……”

“住手,天!不是一织君的错,你不应该打他的。”八乙女乐和十龙之介赶忙上前阻止九条天进一步的行为。

“天,冷静点,不要再继续了,你自己的身体都还没有痊愈呢。” 八乙女乐出声制止道,还不放心的加上:

“不要再让七濑担心。”

九条天终于算是暂时平静下来,但嘴上却还在小声地自言自语着什么。

“九条君,事情的经过我也知道的,但不是一织君的错误,他还仅仅只是一个高中生,这全都是我的不责任,我会承担起责任负责到底,并稍后联系再向你解释清楚的。”听到玄关处的躁动的声音后,小岛游社长赶忙带着大神万理来到他们面前,跟来的还有idolish7的经纪人和剩下的团员,小岛游社长看见跌坐在地上的和泉一织,上前一步挡在自家艺人身前,并挥手示意大神万理和二阶堂大和把受伤的和泉一织扶进他的房间里去,对恢复一些理智线的九条天说道。

“不用了,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收拾收拾我弟弟七濑陆遗留的物品,希望小岛游社长可以行个方便,可否。”九条天在听完小岛游社长的话后稍微冷静下来。

“好……”小岛游社长点头答应道。

从那天起以后失去主唱七濑陆的idolsh7也暂停了团体活动, 队长二阶堂大和放弃继续做偶像,转行做起了职业演员;和泉一织退居幕后当起了自己哥哥和泉三月的经纪人;和泉三月也转职当起了职业主持人;四叶环和逢坂壮五还在以‘mezzo’的双人组合进行偶像活动;而六弥ナギ(Nagi)却继主唱之后退出组合的人,会到了自己的故乡,说是处理一些家事;主唱七濑陆却行踪不明,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几个月后,深夜东京电视台内

“今日的深夜特别节目的嘉宾是现在当下最受女性欢迎的双人组合‘mezzo’,那让我们的两位嘉宾打声招呼。”主持人成功把话题甩锅给了四叶环和逢坂壮五。

“晚上好,我是‘mezzo’的四叶环,谢谢大家每次送的国王布丁,很好吃,但so酱每次都不让我多吃一个,不过我知道so酱是为了我好。”四叶环一边通过话筒向粉丝们打招呼一边吐槽自家搭档的老妈子性格让他很烦恼,同时也很开心so酱的多管闲事。

“环君,那件事也要看场合说才可以,到头说来还不是因为你吃太多布丁,我才会……”逢坂壮五无奈的对自家未成年搭档说教着,直到发现不小心跑了题,脸上迅速地红了起来,立马站起来向工作人员鞠躬道歉后,才恢复状态继续工作,“咳咳,实在对不起,大家晚上好,我是‘mezzo’的逢坂壮五,一直以来都谢谢大家的支持和信赖,那么现在让我们进入今天节目的第一个环节……”